用户名:
密 码:
·您的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
·请您登录查看详细·
发现童年——近代安徒生童话作品译著精编(全九册)
 
 
分享到:
编  著  者 梅子涵;王志庚 定价 5400.00
责任编辑 靳志雄 ISBN 978-7-5013-6740-5
出版时间 2019-12-28 版次 B1
印刷时间 2019-12-28 印次 Y1
库存提示 有书 规格 精装,正16开,
丛  书  名  
所属分类 其他
中图分类  
读者对象 广大读者
相关下载 图书文件下载(TXT)  目录附件下载
 
购买数量    
 
图书简介[ 滚动 - 展开 ]  
 
清末民初之际是剧烈的文化转型时期,安徒生童话伴随着其他各式西方文化传入中国。本次收录相关译著一百余种,通过对民国时期安徒生译著的整理出版,希望能够为我国文学史研究尤其是儿童文学研究提供资料;另外,安徒生作品是我国引进海外儿童文学的经典之作,为国内广大读者所热衷,至今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次汇编收录了民国时期众多名家大家对安徒生作品的翻译和研究,对我们今天的学习和研究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启发和借鉴意义。
 
目录[ 滚动 - 展开 ]  
 
第一册
十之九陈家麟、陈大镫译述 中华书局,一九一八年出版一
火绒箧一
飞箱一〇
大小克劳势二〇
翰思之良伴三六
国王之新服五九
牧童六四
海公主孙毓修编译 商务印书馆, 一九二二年出版七三
无画的画帖赵景深译新文化书社,一九二三年出版九九
小铅兵孙毓修编译 商务印书馆,一九二三年出版一九七
安徒生童话集赵景深编辑 新文化书社, 一九二四年出版二二五
小伊达的花二四二
豌豆上的公主二五二
柳花二五四
坚定的锡兵二六六
松树二七二
世界上最可爱的玫瑰二八六
自满的苹果树枝二九〇
钢笔和墨水瓶二九四
跳的比赛二九七
雏菊三〇〇
陀螺和皮球三〇四
火绒匣三〇八
国王的新衣三一八
白鹄三二三
旅伴林兰编 新潮社,一九二四年出版三四五
旅伴三四九
丑小鸭三八五
牧豕郎四〇三
小人鱼四一三
打火匣四五五
幸福家庭四七一
缝针四七九
小尼雪四八五
雏菊花四九三
拇指林娜五〇一
真公主五二五
第二册
旅伴及其他林兰译 北新书局,一九二七年出版一
旅伴九
丑小鸭四五
牧豕郎六三
小人鱼七三
火绒匣一一五
幸福家庭一三一
缝针一三九
小尼雪一四五
雏菊花一五三
拇指林娜一六一
真公主一八五
克鲁特霍潘一八九
安徒生童话新集赵景深译 亚细亚书局,一九二八年出版二〇三
牧羊女郎和打扫烟囱者二〇七
锁眼阿来二二三
豌豆上的公主二五七
烛二六一
鹳二七〇
恶魔和商人二八五
一荚五颗豆二九六
苎麻小传三〇四
月的话赵景深译 开明书店, 一九二九年出版三二七
皇帝的新衣赵景深译 开明书店, 一九三〇年出版四七三
豌豆上的公主四八七
小伊达的花四九二
皇帝的新衣五一一
坚定的锡兵五二二
鹳五三三
锁眼阿来五四五
接骨木女神五七三
天使五九五
祖母六〇一
跳蛙六〇六
第三册
雪后谢颂义译,丰子恺插图 开明书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一
夜莺顾均正译 开明书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一三一
夜莺一四三
领圈一七三
玫瑰花妖一八一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一九七
情人二三三
拇指丽娜二四一
飞箱二七五
小杉树顾均正译 开明书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三〇七
小杉树三一九
旅伴三四六
荷马墓上的一朵玫瑰花四〇〇
乐园四〇四
好人做的总不错四四三
那是的确的四六一
一个大悲哀四六八
第四册
柳下赵景深译 开明书店,一九三一年出版一
牧羊女郎和打扫烟囱者九
邻家二二
老屋四五
世界上最可爱的玫瑰六六
小鬼和商人七二
柳下八一
有等级呢一〇九
钢笔和墨水瓶一一七
烛一二三
母亲的故事徐调孚译 开明书店,一九三一年出版一三三
火绒匣一五一
顽童一七一
雏菊一七八
牧豕人一九〇
荞麦二〇四
丑小鸭二〇九
一个母亲的故事二三八
国王王后和兵士二五二
水莲花顾均正译 开明书店,一九三二年出版二六七
安徒生童话集(上册)席涤尘译述 世界书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三七九
火绒匣三八三
小克牢斯和大克牢斯四〇三
豌豆公主四四一
汤姆梨莎四四七
皇帝的新衣四七八
第五册
安徒生童话集(下册)席涤尘译述 世界书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
坚心的锡兵五
天鹅一八
夜莺六三
丑小鸭九二
蠢汉一一九
牧猪奴江曼如译 世界书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三三
蝴蝶一三九
牧猪奴一四六
玫瑰花妖一六一
牧羊女郎与扫烟囱人一七七
旅伴一九〇
人鱼姑娘二三七
小杉树过崑源译 世界书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三〇五
小杉树三一一
小德克三四三
小伊大的花三五七
绣花针三七八
跳高比赛三九〇
快乐的家庭三九五
蚜虫四〇六
积钱瓶四一二
接骨木的母亲四一九
自大的苹果树株四四〇
第六册
雪人过崑源译 世界书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
雏菊七
豌豆花一八
鹳二八
葡萄牙鸭四二
雪人五八
农场鸡和风信鸡七二
荞麦七九
茶壶八五
旧路灯九〇
铜猪一〇六
妖怪和小贩一三一
安徒生童话全集(上册)张家凤译述啓明书局,一九四〇年出版一四五
乐园一五三
鹳鸟一六七
丑小鸭一七二
镇定的锡兵一八一
牧羊女郎和扫烟囱人一八六
天鹅一九〇
夜莺二〇七
人鱼姑娘二一七
小易达的花二四〇
雏菊二四八
荞麦二五二
睡神二五四
红鞋子二六四
陀螺和球二七一
小杉树二七三
卖火柴的小女儿二八四
快乐的家庭二八六
雪后二九〇
丹麦人霍哲儿三二四
老屋三二八
火绒匣三三六
接骨木的母亲三四三
小特克三五一
安徒生童话全集(下册)张家凤译述 啓明书局,一九四〇年出版三六三
鬼山三七一
一个母亲的故事三七七
皇帝的新衣三八三
牧猪奴三八八
亚蔴三九三
领圈三九八
飞箱四〇一
绣花针四〇八
真公主四一二
水滴四一三
影子四一五
跳高比赛四二九
冰女郎四三一
顽童四六七
国王王后和武士四六九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四七三
汤姆露茜四八六
蠢汉四九七
蝴蝶五〇一
玫瑰花妖五〇四
约翰的同伴五〇九
蚜虫五二六
扑满五二八
自大的苹果树枝五三一
葡萄牙鸭五三四
雪人五四一
茶壶五四六
农场鸡和风信鸡五四八
旧路灯五五一
铜猪五五七
妖怪和小贩五六七
天使五七〇
祖母五七二
好人做的总是不错的五七四
那是真的五八〇
一个大悲哀五八二
烛五八五
第七册
安徒生童话全集(上册)黄风译述 博文印书馆, 一九四二年出版一
乐园七
鹳鸟二三
丑小鸭二九
镇定的锡兵四〇
牧羊女郎和扫烟囱人四五
天鹅五〇
夜莺六九
人鱼姑娘八一
小易达的花一〇八
雏菊一一六
荞麦一二一
睡神一二三
红鞋子一三五
陀螺和球一四三
小杉树一四五
卖火柴的小女儿一五八
快乐的家庭一六〇
雪后一六五
丹麦人霍哲儿二〇二
老屋二〇八
火绒匣二一七
接骨木的母亲二二五
小特克二三四
安徒生童话全集(下册)黄风译述 博文印书馆, 一九四二年出版二四三
鬼山二四九
一个母亲的故事二五六
皇帝的新衣二六三
牧猪奴二六八
亚蔴二七五
领圈二八〇
飞箱二八四
绣花针二九一
真公主二九六
水滴二九七
影子二九九
跳高比赛三一六
冰女郎三一八
顽童三五八
国王王后和武士三六〇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三六五
汤姆露茜三七九
蠢汉三九二
蝴蝶三九七
玫瑰花妖四〇〇
约翰的同伴四〇六
蚜虫四二五
扑满四二七
自大的苹果树枝四三一
葡萄牙鸭四三五
雪人四四二
茶壶四四八
农场鸡和风信鸡四五〇
旧路灯四五三
铜猪四六〇
妖怪和小贩四七一
天使四七五
祖母四七七
好人做的总是不错的四七九
那是真的四八六
一个大悲哀四八九
烛四九一
第八册
丑小鸭陈敬容译 骆驼书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一
丑小鸭一一
天国的花园二七
小丁妮五一
小枞树六九
鹳鸟八五
小伊达的花儿们九五
天鹅陈敬容译 骆驼书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一一一
天鹅一一七
丹麦人何尔吉一四三
皇帝的新衣一五三
坚定的洋铁兵一六一
接骨树妈妈一六九
公主和豌豆一八三
夜莺一八五
雪女王陈敬容译 骆驼书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二〇五
红鞋二一一
踏着面包走路的女孩二二一
瓶颈二三七
雪女王二五五
沼泽王的女儿陈敬容译 骆驼书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三一一
卖火柴的女孩三一七
钟三二三
天使三三一
牧羊女和扫烟囱的人三三七
沼泽王的女儿三四七
第九册
洋迷小影刘半农译《中华小说界》一九一四年七月第七期一
断坟残碣周瘦鹃译《礼拜六》一九一五年九月第六十八期七
卖火柴的女儿周作人译《新青年》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第六卷第一号一二
玫瑰花妖学懃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一月第七卷第一号一六
顽童学懃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三月第七卷第三号二〇
母亲的故事红霞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五月第七卷第五号二二
苎麻小传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六月第七卷第六号二六
老街灯伯恳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七月第七卷第七号二九
鹳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八月第七卷第八号三四
一荚五颗豆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十一月第七卷第十一号三八
恶魔和商人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一年十二月第七卷第十二号四一
皇帝之新衣周作人译《域外小说集》群益书社一九二一年版四四
一个母亲的故事郑振铎译《儿童世界》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八日第一卷第四号 五〇
安琪儿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二年二月第八卷第二号六二
她不是好人仲持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二年三月第八卷第三号六四
一滴水石麟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二年三月第八卷第三号七〇
雏菊花CF译《晨报副镌》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第二至三版七二
祖母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二年十二月第八卷第十二号七五
老屋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三年三月第九卷第三号七七
拇指林娜CE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三年八月第十四卷第八号八三
蝴蝶顾均正、徐名骥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三年十一月第十四卷第十一号九一
无画的画帖余祥森译《文学旬刊》一九二三年第七十六期九三
无画的画帖(续)余祥森译《文学旬刊》一九二三年第七十七期九四
柳下赵景深译《妇女杂志》一九二四年一月第十卷第一号九六
凶恶的国王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四年七月第十五卷第七号一〇五
一对恋人天赐生译《妇女杂志》一九二四年十一月第十卷第十一号一〇七
女人鱼徐名骥、顾均正译《文学》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五期一〇九
女人鱼(一续)徐名骥、顾均正译《文学》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六期一一五
女人鱼(二续)徐名骥、顾均正译《文学》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七期一二一
女人鱼(三续)徐名骥、顾均正译《文学》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八期一二五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顾均正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五年一月第十一卷第一号一三一
飞尘老人汪延高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五年二月第十一卷第二号一四二
王的新衣荆有麟译《民衆文艺周刊》一九二五年三月第十一号第六至八版一四九
丑小鸭耿文濂译《儿童》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九日第十三期第四至五版一五二
丑小鸭(续)耿文濂译《儿童》一九二五年三月二十六日第十四期第八版一五四
丑小鸭(续十四期)耿文濂译《儿童》一九二五年四月三十日第十九期第七版一五五
丑小鸭(续)耿文濂译《儿童》一九二五年五月十四日第二十一期第四至五版一五六
夜莺顾均正译《妇女杂志》一九二五年四月第十一卷第四号一五七
飞箱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四月第十六卷第四号一六六
雪女王(一)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日第二百零三号第七版一七二
雪女王(二)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一日第二百零四号第三至四版一七三
雪女王(二)(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四日第二百零七号第四至五版一七五
雪女王(三)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六日第二百零九号第四至五版一七七
雪女王(三)(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日第二百一十三号第六至七版一七九
雪女王(三)(二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第二百一十四号第五至六版一八一
雪女王(四)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三日第二百一十六号第六至七版一八三
雪女王(四)(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四日第二百一十七号第四至五版一八五
雪女王(四)(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第二百一十八号第七版一八七
雪女王(五)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七日第二百二十号第四至五版一八八
雪女王(五)(续)林兰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二百二十一号第五至六版一九〇
雪女王(六)林兰译《京报副刊》 一九二五年七月三十日第二百二十三号第三至四版一九二
一个母亲的故事亡心译《文学周刊》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三十三期第六至八版一九四
月儿所看见的云译《文学周刊》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三十三期第六版一九七
孩子们的闲谈西谛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一九八
火绒箱徐调孚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〇〇
老人做的总不错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〇六
牧豕人徐调孚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一一
牧羊女郎和打扫烟囱者赵景深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一六
锁眼阿来赵景深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二〇
豌豆上的公主赵景深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二九
烛赵景深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号二三〇
凤鸟西谛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三三
红鞋梁指南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三五
乐园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四〇
扑满西谛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五四
七曜日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五六
千年之后西谛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五九
雪人沈志坚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六二
妖山季赞育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六七
一个大悲哀顾均正译《小说月报》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号二七三
虚伪的颈圈陈永森译《京报副刊》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第三百四十一号第二至四版二七五
火绒盒(一)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第八版二七八
火绒盒(二)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五日第八版二七九
火绒盒(三)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第八版二八〇
火绒盒(四)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第八版二八一
火绒盒(五)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第八版二八二
火绒盒(六)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第八版二八三
火绒盒(七)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三十日第八版二八四
火绒盒(八)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第八版二八五
火绒盒(九)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日第八版二八六
火绒盒(十)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三日第八版二八七
火绒盒(十一)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四日第八版二八八
火绒盒(十二)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五日第八版二八九
飞柜(一)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三日第八版二九〇
飞柜(二)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四日第八版二九一
飞柜(三)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五日第八版二九二
飞柜(四)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六日第八版二九三
飞柜(五)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七日第八版二九四
飞柜(六)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八日第八版二九五
飞柜(七)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九日第八版二九六
飞柜(八)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日第八版二九七
飞柜(九)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一日第八版二九八
飞柜(十)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第八版二九九
飞柜(十一)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三日第八版三〇〇
飞柜(十二)揖古译《益世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第八版三〇一
旅伴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第十二版三〇二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四日第十二版三〇三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五日第十二版三〇四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六日第十二版三〇五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七日第十二版三〇六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八日第十二版三〇七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九日第十二版三〇八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十日第十二版三一〇
旅伴(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四月十一日第十二版三一二
雏菊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十月二日第十二版三一四
雏菊(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十月三日第十二版三一五
雏菊(续)洪伯译《益世报》一九二九年十月四日第十二版三一七
荷马墓里的一朵玫瑰花廻风译《华北日报》一九三六年五月八日 第八版三一八
白鸟张慎伯译《玻璃盒》中华书局一九三六年版三一九
牧羊姑娘和扫烟囱的青年林淡秋译《丹麦短篇小说集》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七年版三六一
皇帝的新衣守本译《新疆日报》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三日第四版三六九
牧猪者李白林译《甘肃民国日报》一九四六年八月十六日第四版三七一
牧猪者(续)李白林译《甘肃民国日报》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七日第四版三七六
火绒盒丛廌译《青岛时报》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七日第四版三七七
火绒盒(二)丛廌译《青岛时报》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第四版三七八
火绒盒(三)丛廌译《青岛时报》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第四版三七九
卖火柴女孩青译《通俗日报》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七日第三版三八一
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顾均正译《飞行箱》万叶书店一九四八年版三八三
飞行箱顾均正译《飞行箱》万叶书店一九四八年版四〇四
 
前言[ 滚动 - 展开 ]  
 
序一:
安徒生小的时候是有好歌喉的。他站在家门前的河边唱歌,洗衣服的女人们逗他,说在这一条河的河底的遥远东方,有一个很古老的大国家,那儿的王子一定听得见他的歌声,会从河底走过来,到他的面前。但是安徒生后来写出的童话之歌却是通过河上的大地,通过伟大的书籍印刷和翻译到达了古老的东方大国中国。迎候和喜爱的不衹是一个“王子”,而是无数的人民。在欧洲,他写的故事,也是贫穷和富贵各领趣味和人生,他天才地运用了童话的浪漫主义天性,创造了童话审美的最高模糊性和覆盖力,犹如鸟儿的歌声,给了所有耳朵。它们完成了对于整个人类四面八方的推送,领受到扶老携幼的顶礼喜爱。真是那么奇怪,世界的人们,在说起、朗读起、举例和引用起安徒生的那些故事时,立即就浑身诗性了,连浑身生硬的人也禁不住选择轻音,不再哇啦哇啦。安徒生的童话是轻音的、滑稽的、大滑稽大忧郁的,大滑稽是真幽默,真幽默是含蓄的,所以真正的大滑稽也是含蓄的。他忧伤着美丽,美丽的小鱼是这样,美丽的小鸭子是这样,美丽的小女孩是这样,讨不到老婆的单身汉也这样。单身汉不美丽,但是他离去和返回得美丽,最后他还在一棵大树下实现了美丽。小锡兵和他的舞蹈家恋人也是这样。他们各自站立,最后同在火中。诗人这样,玫瑰花这样,死去活来的夜莺皇帝这样。我愿意信任,赤身裸体的新装皇帝因为一个孩子的真实喊出和提醒,以后也不会再一丝不挂地在大街上丢人现眼,荒唐也可以美丽结束。这个世界的所有谎言和丑陋终究会在真实和良知的喊出中得以灭去。所有的美好心愿,大的小的,也都应该被安排于一个好的结局,不给生命以沮丧。人是美好和高贵的,人是站在高出海洋的大地上的!这是那条来自海洋深处的小鱼认为的,是她的深处向往,也是人本身的坚定哲学结论。所以那一条美人鱼归根结底是人的化身,代表着人类站在哥本哈根的海上,铸成一个人性大经典。在大海和大陆的入口处,就是在人生和世界的入口处。安徒生写着他的长长短短的美好故事,为人性、人类守住生命入口处,从童年开始,也可以从人生的任何时间开始。安徒生是人性的唤醒者、守护人,这个高高的、很瘦的,十九世纪丹麦审美中不漂亮的男人是让閲读着的生命变得漂亮的人。因为他写的故事跨了世纪,所以他的漂亮也在世纪跨越中越发显示。这真如同那诗里的哲学抒情,有的人死了,却仍旧活着。而且,比活着的时候漂亮了。可以有无数的女人爱他了。不会像那个单身汉,衹能回到童年的树下去回忆和得到。中国人是懂得的。懂得世界其他文字、文化、文学的美。在还没有多少人学会外国语言的时候,就开始强行地用自己的母语译叙出它们,这是一种渴望的热情,也是中国母语自信的力量。安徒生也是这样被译文了、译介了,从“五四”前后的大门中走进中国,被印刷出来,成为中国小孩那个年代的新鲜閲读和后来一年年的故事知识。我深信有一种可以被叫做“故事知识”的东西,比如被閲读了纍计在一起的安徒生、格林的那些最经典的可以脱口而出的老几篇:《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小红帽》《灰姑娘》……它们拥有着比教科书里很多篇目更为普遍的运用频率、引申价值,如果它们也在教科书里,那幺它们就成为了教科书。教科书因为有了它们,就飘逸出了经典气息。“五四”前后的那个年代,欣赏安徒生,喜悦、惊叹这种童话文学、童年文学的天真想象、风趣叙述、纯粹情感、明亮词句……的都是一些大文学家、大学问家、大知识人。他们因为真实地拥有着大,所以他们从来不说它们小;他们因为有着真实的大,所以他们像真正小孩一样地兴致勃勃,口气洋溢。世界的儿童文学,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真人文、真学问、真童心、真的新文学观,纔紧跟着安徒生、格林们逐次踏进中国,踏成几代人的閲读生活和童话印象。直至今日,中国国家图书馆的童书书架早已铺天盖地了,仍旧想着把那幺多年前的几代安徒生童话曾祖父版的老书们重印出来,供人收藏,供后代举目瞻仰。同时,它们也有非常高的閲读价值,閲读出汉语译作从前的味道和高级滑稽,以及后来的进化和规范。这真是一次特别好的新时代再版。一次隆重的敬礼和献礼。閲读着,研究着,我们会特别感激地体会出,在那许多年里,安徒生给了中国什幺,一代代的译者们给了我们什幺,而我们的今天,又可以继续捧着安徒生的童话,继续给今天和未来许多年中国的孩子们什幺。安徒生给了这个世界太多了。我们是多神奇他的那一支笔!
梅子涵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九日于上海


序二:
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1805-1875),丹麦19世纪童话作家、诗人。他从小热爱文学,曾经写过诗,演过木偶戏,做过戏剧演员,努力尝试了几种不同的职业,均未成功。虽然几经坎坷,却仍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直到他开始写作童话故事,纔开啓了他人生新的篇章。郑振铎称安徒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童话作家。他的伟大就在于他以他的童心与诗才开辟一个童话的天地,给文学以一个新的式样。安徒生一生创作了156篇童话和故事,作品被翻译成一百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全世界的大人和儿童鲜有不知道安徒生童话的。他的童话完全站在儿童的立场,在童话中织入了歌声、图画、鬼脸,直接写到了儿童的心里,没有装腔作势的道德教育,也很少讲大道理。他写作的童话世界现实而富含悲情色彩,同时他又寄希望于善良和坚强。他写作的艺术在于即使是动物或者玩具,也会被自然地赋予生命。通过他的描写,人们能深切地感受到主人公的悲苦与快乐,从而引起强烈的共鸣。清末民初之际是剧烈的文化转型时期,安徒生童话伴随着其他各式西方文化传入中国。第一个将安徒生介绍到中国来的是孙毓修,他主编的上海《少年》杂志在1911年第9期的“说书人”栏目,曾刊载文章《说书大家安徒生》,1916年他在《欧美小说丛谈》里也介绍过安徒生。而真正使安徒生被国人认识的是周作人。1913年,周作人在发表于《教育部编纂处月刊》上的《童话略论》一文里便提及:“今欧土人为童话唯丹麦安兑尔然(即安徒生)为最工。”接着在《丹麦诗人安兑尔然传》一文里,详细地向国内读者介绍了安徒生的生平与创作,并参照挪威波亚然在《北欧文学评论》中的论述,给予安徒生极高的评价:“其所着童话,即以小儿之目观察万物,而以诗人之笔写之,故美妙自然,可称神品,真前无古人,后亦无来者也。”1919年五四运动后,周作人发表在《新青年》上的译作《卖火柴的女儿》被大衆注意到,此后安徒生作品开始慢慢进入大衆视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翻译安徒生童话故事。译者有很多,包括赵景深、顾均正、郑振铎、徐调孚等,他们对安徒生童话作品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早期的童话翻译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思想的影响,译作均带有一定的教育性和现实性,翻译并非直译,有明显的加工色彩,常常白话文里夹杂着文言文。直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西方的童话纔以直译的方式传播。从翻译态度到翻译语体再到译文语调,最初显示出儿童文学本色的就是周作人的《卖火柴的女儿》。赵景深是民国时期介绍安徒生童话最努力的一个。民国时期提到安徒生童话,基本都会想到赵景深。赵景深深受周作人对安徒生作品热情的感染,译着了一系列的安徒生作品,并在1924年出版的《安徒生童话集》序言里写到:“我以我的孩子的心将这书献给周作人先生。”除了对翻译安徒生作品充满热情外,赵景深对自己的翻译质量要求也很高,比如《无画的画帖》是赵景深1923年翻译并由上海新文化书社出版的,由于出版时校对疏忽,导致文句极不通顺,作者自己也认为最初的译文有许多不妥的地方,并于1929年修正后重新出版,改名为《月的话》。安徒生的童话作品最初被引入中国时,作者安徒生曾被翻译为“安得森”“安兑然”“安兑尔然”“亨斯盎特逊”“安德生”,后统一译作安徒生。为避免翻译的不统一,有的译者在着者项直接用英文名作标注,如“丹麦H.C.Andersen著”,或者做了中英文对照等。而安徒生作品民国时期的译名更是各不相同,如《亚麻》又作《苎麻小传》,《拇指姑娘》又作《拇指林娜》《汤姆梨莎》《小丁妮》,《情人》又作《一对恋人》《陀螺和皮球》,《差别》又作《自满的苹果树枝》《有等级呢》,《梦神》又作《飞尘老人》《锁眼阿来》《奥鲁奥》,《存钱猪》又作《扑满》,《一星期的七天》又作《七曜日》,《沼泽王的女儿》又作《水莲花》,《笨蛋汉斯》又作《克鲁特霍潘》,译名的不同给汇编和篇名目录的制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难,需要我们对照核实译文来确定作品。本次收录最早的译着是1914年刘半农在杂志《中华小说界》第7期上发表的《洋迷小影》,通俗译名为《皇帝的新衣》。此外,还收录了孙毓修编译的《海公主》(1922)、《小铅兵》(1923),周作人的《卖火柴的小女孩》(1919)、《皇帝的新衣》(1921)等多部名家译着。同时,在收录的译着中,“世界少年文学丛刊·童话”丛编系列里的安徒生作品译着是一大亮点。该套丛编是上海开明书店于1927年开始历经数年出版的一系列童话作品集,收录了世界各国的优秀童话,其中收录安徒生作品集7册,分别为赵景深译着的《月的话》(卷4)、《皇帝的新衣》(卷10)、《柳下》(卷14),顾均正译着的《夜莺》(卷5)、《小杉树》(卷9),徐调孚译着的《母亲的故事》(卷11),谢颂义译、丰子恺插图的《雪后》(卷8)。通过对民国时期安徒生译着的整理出版,希望能够为我国文学史研究,尤其是儿童文学研究提供资料。另外,安徒生作品是我国引进海外儿童文学的经典之作,为国内广大读者所热衷,至今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次汇编收录了民国时期衆多名家对安徒生作品的翻译和研究,对我们今天的学习和研究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啓发和借鉴意义。由于时间有限,汇编及研究目录的编辑过程中难免有疏漏之处,请多见谅。在此也特别感谢赵易林先生、刘荣贵先生、林崇明女士、顾备女士、沙灵娜女士对本次汇编的支持。
王志庚
二〇一九年八月三十日
 
友情链接
Copyright◎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29290号 访问量:6784886
发行联系电话:010-66114536 66121706(传真)66126156(门市)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